建筑创作的回归

——2007’当代中国建筑创作论坛

     20多年前在北京香山饭店旧楼,聚集着十几位中青年建筑工作者,彻夜通明热烈讨论着中国建筑问题,抱着共同的心愿,策划成立了《现代中国建筑创作研究小组》(即今天的中国当代建筑创作论坛(CCAF))。我有幸是其成员之一,也是来自北京之外的少数参会者之一。当时正是我国开放改革之初,各方面社会发展的现实问题都在引起人们的深思。一方面开放改革的新的时机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建筑创作的春天即将来临;另一方面也使我们踌躇满怀,中国建筑应该走什么路?应该向何处发展?……在热议中我们认识到并明确了未来的中国建筑应该走现代建筑发展之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任务就是把现代建筑的理论、原则和方法与中国实际结合起来,努力创作中国现代建筑,让中国现代建筑跨进世界建筑之林!小组的冠名正体现了与会者的共识!

     建筑创作方向明确了,接下来是谁来担纲这历史的重任呢?当时贝律铭先生设计的北京香山饭店落成,的确让人耳目一新,似乎看到了中国现代建筑的创作方向,甚至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世界大师的身上。面对这样的形势,作为有责任的中国建筑师有何感慨呢!?我当时正从美国MIT做访问学者回来,也有一股满腔热情,试图应用国外的SAR理论与中国实际结合,研究我国住宅设计和建设的新的模式——让住户参与的支撑体住宅设计体系,以适应住房体制的改革。当时我也在想,中国的事还是要中国人自己解决,中国现代建筑的创作也同样主要要依靠生活在本土的中国建筑师来创造,他们应该是中国现代建筑创作的主力军和生力军。

     20多年过去了,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建筑不仅迎来了春天,而且跨跃式的进入了“夏天”,全国到处是热气腾腾的大工地,不只是造房子,而且是到处“造城”了;规划图纸不再是“墙上挂挂”,而是很快就变成了现实。这种“跨越”真的比“大跃进”还要“多”和“快”啊!真是一派盛世景象,但是回首看看,冷静想想,目前的建筑创作形势又是怎么样?中国的创作市场成了某些外国建筑师的灵感试验场,建筑创作变为某些建筑师的玩物,标新立异,求奇求怪的“作品”充斥市场;而另一方面又是“千城一面”,垃圾“作品”到处可见,在发展惊喜之余又不免也感到某些遗憾。在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时光,空前绝后的全国范围大规模的建筑实践中,时世造英雄,怎么没有造就几位中国的世界大师?怎么没有几件中国建筑师的作品闻名世界?回视“研究小组”当时拟定的目标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也正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正是为此,乘这次论坛之际,我想讲一下个人对当前我国建筑创作问题的一点想法,与在座的各位共同商讨。中心思想就是二个字:回归,Go Back,即建筑创作要回归原则,回归自然,回归本土和回归本体,最终回归到以人为本,回归到现代中国建筑创作道路上来。

回归一:回归原则——建筑规划与设计要回归到基本的设计原理和基本的设计原则上来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童雋先生的指导下,编写了我国第一本“公共建筑设计原理”。70年代修编,80年代正式出版,90年代邀我修编再版,至今还未交稿。一拖10年,原因很多,一是思想,二是工作,三是身体原因。而其中主要问题是思想问题,就是看到现实生活中,设计不讲原则了,设计原理不管用了。什么现代建筑创作的功能原则、科学原则、技术原则、经济原则、美学原则乃至今日的生态原则都一股脑的抛到九宵云外,这正是导致建筑创作走向误区的一个根本原因。意大利著名建筑学家布鲁诺·高维在他的名著《现代建筑语言》一书中,就把功能原则列为现代建筑语言的第一原则,并说“在所有的其它原则中它起着提纲携领的作用”,并告诫大家,“建筑学发展中,每一个错误,每一次历史的倒退,设计时每一次精神上和心理上的混沌,都可以毫无例外的归纳为没有遵从这个原则”。对照中国现阶段建筑设计市场的混乱,设计价值取向的扭曲,形形色色的所谓“前卫建筑”,各种各样玩弄建筑的游戏,其产生的根本原因也就是把这些原则抛到脑后。因为我国实现开放改革以来,国外的种种建筑思潮汹涌而来,可谓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进入市场经济后,一切都商品化,建筑也毫不例外地需要包装,建筑成为一些人个人玩赏和猎奇的嗜好。欧陆风由南到北,盛极一时,暴发户式的建筑形象充斥着全国城乡。它们不管什么城市,什么环境,不管什么性质,什么功能的建筑都一味追求国外的某个式样,把它们杂然并存于我们城市之中。在南京肃穆的雨花台烈士陵园的南大门口,几乎在烈士陵园的中轴线上,就出现了“美国国会大厦”。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座宏伟的办公楼还是共产党的一个区委大楼!躺在烈士陵园内的先烈们天天看着美国国会大厦,他们又是如何想啊!追求西方的建筑形式,满足某些权势人物的猎奇的嗜好,一时成了建筑设计价值的取向原则。现在,我们要大声急呼,建筑创作要回归到建筑设计的基本理论和基本原则上来!

回归二:回归自然——取于自然,归于自然

  21世纪是人类回归自然的世纪。建筑作为人造环境,是人与自然的中介。作为人类改良自然气候和塑造人工环境的技术手段,满足人们各种要求,建筑与自然的关系实际上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人与自然的关系经历了依赖自然、服从自然——利用和有限的改造自然——意欲主宰自然、改造和破坏自然的三个阶段。在不断开发、“主宰”自然的过程中只会不断地损害自然,到头来损害人类自已。因为生态危机必然会危及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类为了自身的生存发展,必须把自然作为人的自然生存环境来加以恢复和保护,以创造人与自然之间全面的、协调的发展,否则,人类将自掘坟墓。现在自然对人的报复已经开始,人类该到反思的时候了!

   人类最初的建筑活动大多是基于对自然巢穴的模仿。为了创造基本的生存、防卫空间,人们利用自然条件,在自然中获取石块、树枝、兽皮作为建材,建筑从使用到废弃经历着“取于自然”,“归于自然”的循环过程,因而能够最大限度地与自然融为一体,建筑成为自然的有机组成部份。而今天的建筑活动都成了破坏自然环境,消耗能源和资源的大户。我们今天很多建筑都是黑暗的建筑,黑暗的博物馆,黑暗的商场……,全部靠人工照明与空调;有的将住宅也设计成恒温住宅;有的住宅小区甚至不允许安装太阳能利用设施等等,这些都是反自然的,创造的是人与自然隔绝的环境。建筑要回归自然,就是要顺应自然,尊重自然,充分利用自然的条件进行规划与设计,使建筑融合自然,使人与自然和谐,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规划设计中尊重自然的设计原则,顺应气候,顺应基地地形地貌,因地制宜,保护当地生态环境,充分利用自然的光、热、气、风、水及天然材料等自然要素和资源,并充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使新建筑在高水准上尽可能多地“取之自然”,又能“归于自然”,从而进入高水平的的循环建造活动中.

回归三:回归本土——国际视野,乡土情怀,以我为主,创新而中

   建筑的特点是它都是与“地”相连,都建于一个特定的场所,属于一定的地域,这个地域的自然条件(气候、地质、水文、地形、地貌等)、社会、经济、文化背景等因素都对建筑的形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地域的条件建构了建筑的形态。就仅以地域气候条件而论,建筑是因气候而生,随气候而变的。建筑的原始功能就是为了给人类提供一个避风雨、避寒暑的庇护所。因而建筑与气候的关系是天生而来,密不可分的。各地的气候条件是各地建筑形态形成与演进的主导自然因素。不同的气候条件就有不同的“庇护”方式,构成不同的“庇护”形态,特定地区的气候条件是地域建筑形态形成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气候的多样化必然会造就建筑的多样性。我国的传统民居从南到北都有合院形态,但因地域气候差异,南方与北方院落形态是不一样的。而目前中国的住宅东南西北中都是一样的,地域性特征没有了,导致城市也千城一面。

     建筑原本就是地域性的。从全球来讲,历史上存在着四大独立的地域建筑体系即以中国为首的东方建筑,以欧州为主的西方古典建筑,以两河流域为主的伊斯兰阿拉伯建筑及以印度为主的印度建筑,他们都各自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现代主义建筑产生及流行以后,出现了国际式建筑,给地域建筑带来冲击,随着世界经济发展全球一体化的发展趋势,这种形势将越来越加剧。因此,建筑规划与设计回归本土,创造地域的建筑就显得更为迫切,更为重要。时机也更为有利了,因为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以能源危机和环境污染为契机,人们在反思经济发展的模式中,全球共同确认了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思想,促使建筑界也反思建筑活动所走过的历程,重新审视建筑人造环境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开始探索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绿色建筑和生态城市。这样大大地有利于地域建筑的创造。因为生态建筑、绿色建筑都是离不开特定的地域,它们都应该扎根于所在地域的土壤,生存在所在地域的自然条件中,融合于所在地域的社会,经济及文化环境中,绝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国际式的绿色建筑——洋绿色建筑。此外,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道理。原生态的文化和艺术特征也越来越被世人所瞩目!

    自然化和人文化是地域建筑两个本质的特征,也是今日现代建筑发展的方向。提倡建筑创作回归地域,就是强调在建筑创作中一方面要尊重本土的自然条件,顺应自然,适应自然,努力使我们创作的人造环境与自然环境相协调,并达到节省资源,有利健康的目的;另一方面在建筑创作中要尊重当地的人文历史,社会经济背景,努力了解、发扬、认识它们,并使之得到传承、延续,并在不断吸收外来文化的基础上,使其不断的新生和发展。在我们的创作中始终应该是既要有现代国际的眼光,又要有深厚的乡土情怀,即放眼世界,立足本土,以我为主、创新而中,进行我们的现代建筑的创作。

回归四:回归本体——回归建筑的本体

    当前建筑创作 存在着“玩化建筑”、“神化建筑”与“虚化建筑”的现象,把建筑纯艺术化、商品广告化、包装化和神秘化,他们的构思有时是挖空心思,别出心裁,叫人难以认知,显示出其前卫和大师的“水平”。

   其实,建筑或建筑学这一词(architecture),在拉丁语中的本意就是工匠主持人所从事的工作,包括艺术和技术两部分,是二者的综合。建筑虽然是综合的,包罗万象的,但它绝不是玄学,而是实实在在的物质形态,它是看得见、摸得着,并能走进去在其间生活、工作和享受的(除少数纪念碑建筑外)。它是按一定的目的(使用要求——功能),通过物质技术手段,在特定的空间环境中建造起来的,它是创造空间和环境的一门科学与艺术。狭窄的说它是一门盖房子的艺术,广义来讲,它是塑造人类生活环境的艺术,它与一般的艺术如绘画、音乐、文学等姐妹艺术有相同的美感要素,但它们又有本质的区别,至少有三点可以说是建筑与其它艺术不同的本质特征:其一是建筑的物质性,它是用物质、技术手段建造的,受社会、经济、技术等各方面的制约。建筑师的创作远不如画家、音乐家和文学家那样自由;其二是建筑的空间性,建筑艺术是空间的艺术,创作的作品不只是好看,更重要的是要用,人要能身临其境。建筑创作的内涵不仅是建筑的外部形式,更是空间造型的创造;其三是建筑的地域性,任何建筑都建于一个固定的场所,始终与大地和周围环境联系在一起。因此不是纸上画画吸引眼球就行了,而是要建得起来,好看又好用,并与环境融合才是真正的美。因此,建筑就是建筑,不是绘画,不是雕塑,规划设计就是要按照建筑本体内在要求和外界的条件来进行设计,即按照建筑本体的规律进行设计。

   在设计市场上,我们会发现:在某些设计中(尤其是招标性的设计或竞赛性的设计),有的真是挖空心思进行“创新”构思,为了表现立意深厚的文化底蕴,他们模仿书法构思建筑的体和型,平面和体型都像某个汉字,并表现书法家的潇洒,建筑空间的大小高低是随草书笔画的宽窄而变化,建筑空间的连续或断开是依照书法笔画用墨的黑与白来布局……,这种像字型的创作是创作巨型字还是在创作建筑?我们也看到一幢这样的新建筑,它在一幢按正常原则设计和建造的建筑实体外,在其五个方向都利用现代的钢和玻璃,作成一个花外套,包装在建筑实体外,它们既不是结构的需要,也不是功能的需要,更不是生态的作用,而完全是为了造型,为了让“眼球一亮”。建成后“好看”但不好用!这恐怕也是“标志性”要求所导致的结果。

   最后,四个回归的最终目的是要使我们的建筑创作真正回到以人为本上来,回归到中国现代建筑创作道路上来,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这里的“人”是谁?是设计者——建筑师,还是使用者——业主?是投资者还是管理者?我想应该是后者而不是前者,前者是为后者服务的。

   任重而道远,让我们共同踏踏实实地为创造中国现代建筑而努力!真正坚持现代主义建筑的道路努力去探索!

 

 

2007年10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