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雕塑中 艺术家烙刻在家中的活力(转贴)

活在雕塑中 艺术家烙刻在家中的活力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9日 03:48 居住在线

  这座由Geraldo de Barros建造的房子,距离圣保罗有一小时的车程。这座艺术家主人的宅邸,历经40年而仍然保有其旺盛的活力,依旧在展现着一位艺术家看待世界时所具有的力量。

  Lenora De Barros说,她父亲的这座房子不是“像”,而是“就是”一个雕塑,一个在真实的世界中真实存在的雕塑装置。

  它展现了其生于1923年的主人Geraldo作为一个艺术家在生活中的另一面。它不是博物馆,我们不能用过去式来探讨生活。这座房子依然保有的活力,让它保留了其在美学上的价值,以及主人Geraldo和他妻子Elertra的世界观。摄影家、画家和设计师Geraldo,在这里努力地工作,房子里的内饰、摆件、空间结构以及家具,无一不是出自他手;同时,身为画家的妻子Elertra也过得很充实,一边描绘一边改善着这里的自然环境:轻松惬意、硕果累累、野性恣意。这是一座孕育了两个艺术家的雕塑装置,它的意大利名字是San Gregorio。

  位于窗前的Hobjeto扶手椅,以及Unilabor小桌  位于窗前的Hobjeto扶手椅,以及Unilabor小桌

  “San Gregorio,那是我父亲的家乡,”Lenore解释道,“在意大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脉。当他第一次看到这座房子的时候就勾起了他的回忆,也许是地形相似的缘故,让他想起了某些对他影响深刻的事情。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事了,一切都是巧合,爸爸当时陪一个有意向买这座房子的朋友来到这里。但现在,它已经是我父亲名下的财产了。”当时Geraldo已经快五十岁了。他对摄影、绘画以及相关的领域都兴趣颇深。26岁他就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展览,这还多亏了建筑师Lina Bo Bardi的丈夫Pietro Maria Bardi的帮忙,他也从意大利来。后来,Geraldo去了法国学习印刷雕刻,然后又去了德国学习建筑。1954年,他的事业取得了飞跃性的发展,先后创办了Unilabour有限公司以及家具品牌Hobjeto。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由此从艺术家摇身一变成为设计师,但他自己却不这样认为,“不,我不是设计师,我的家具设计是我的绘画作品自然衍生的成果,仅此而已。”但他的女儿Lenora说,“设计师与画家的不同之处在于设计师通过优秀的设计能够打动人心”。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是一个社会价值的缔造者。

  客厅中的Hobjeto家具隶属于Geraldo de Barros集团,已有70年历史,由Antonio Brione与Pascoal Morandi共同设计。墙上,两张上世纪80年代的黑白图片  客厅中的Hobjeto家具隶属于Geraldo de Barros集团,已有70年历史,由Antonio Brione与Pascoal Morandi共同设计。墙上,两张上世纪80年代的黑白图片

  为了能充分理解我们提到的内容,我们步入了这座房子。它在12000平方千米的森林中若隐若现,距离圣保罗一个小时车程。“Geraldo在这里无事不做,他重新修缮了这座房子,对所有家具都进行了绘制重刷,并在屋内布置了自己的作品。现在你可以说,它就像一瓶上等的葡萄酒”。但它完全没有木乃伊般僵化的危险,因为40年过去了,这座房子依然充满魅力。你可以发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打上了Geraldo丝毫不带有炫耀的烙印。这就像他自己发明了一种谦逊的配方,因为谦逊是最为纯粹自然的东西。他挂在墙上的绘画作品、他那幅著名的自画像中闪亮的眼神、他的毛皮扶手椅、他的画室,这里完全地、彻底地属于他,它们看起来似乎并非冰冷无情,而是像这座房子一样,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

  但它又超越了房子本身的意义,这是一个远离大都市的桃花源:一个个人工作与家庭生活的乐园。“只要爸爸还在,我们就不会离开这里。”

  房间内的Hobjeto床,已有70年历史;以及同一时期的Dominici吊灯  房间内的Hobjeto床,已有70年历史;以及同一时期的Dominici吊灯

活在雕塑中 艺术家烙刻在家中的活力(转贴)